44 ~ 48 頁


主席林晉章:

謝謝我二十年的老朋友楊實秋,楊議員,我們今天也有政府的代表,基隆市比較遠道來的參議,請你先來。



張錦佳﹝基隆市政府參議﹞:

謝謝主席林議員,還有各位教授,還有我們台北基隆的議員先進,以及與會的各位先生!

我想剛才我們基隆市的秦鉦秦議員發表的內容,大概可以說是我們基隆的心聲,各位都知道,內政部在去年三月,在基隆辦了一場公聽會,這個公聽會,是談到區域整合的問題,跟我們今天討論的議題相近。

在公聽會裡面,我們的學者專家,還有就是各界的民意代表,包括中央和基層的民意代表都有參加,為時三個小時的公聽會裡面,所有的代表都有熱烈的發言,這個資料在內政部都有保存。

今天很榮幸參加這場盛會,剛才聽到各位教授提出的寶貴意見,我想在過去公聽會中,還沒有聽到這麼仔細,相關的面相都有考慮到,相當的專業,我們非常敬佩,我相信中央在制定政策的時候,將會考慮過去辦公聽會地方的心聲,包括今天我們專題的討論,合併與否剛才我們的教授,以及我們幾位議員,都有提到,就基隆市來講,大家都公認的基隆市夾在兩強雙北之間,可以說是非常弱勢,地方的心聲,如同剛剛秦議員有提到的,我們希望合併,但是怎麼樣合併?或者合併的方式?還有就是有沒有配套措施?這個都是我們要思考的。

比如我們秦議員剛剛提到的,就地方議會來講,合併以後,相關議員席次會被減少,就現在在位者來講,他當然不希望這麼快就實施,如果有這麼一層的考慮,就可能成為合併的阻力。

我們相信經過中央跟地方的集思廣益,相關的問題跟建議,中央應該都聽得到,我們也希望藉重今天學者專家,大家專業的意見,跟大家的發言,能提供中央將來制訂這個重要政策時的一個參考,地方既然已經反映心聲,我們希望接下來,就看中央由上而下在政策的制定,好讓我們地方來遵循。

我們希望中央會採取一個對國家長遠發展,還有地方競爭力的提升,最有利的決定,以上是我個人的發言,請各位先進多多指教,謝謝大家!



主席林晉章:

謝謝張錦佳參議,代表市長來,我們也非常感謝基隆市民政處副處長,也來參加座談,不知道民政處有沒有要補充。


謝振和﹝基隆市民政處副處長﹞:

剛剛我們市府張參議已經代表市政府發表過意見,民政處沒有其他補充。


主席林晉章:

謝謝民政處也給我們支持這次的活動,我們台北市政府民政局長剛剛也來過,他說他會提書面資料,她剛剛有把他的意見講給我聽,我本來要他自己講的,我們是不是請研考會副主委代表市政府發言。



黃銘材﹝台北市政府研考會副主委﹞:

林理事長,在座的議員,新北市台北市基隆市各位同仁,大家好!|

很榮幸有這個機會,來參加這個系列的座談會,這邊就市政府來講,基本上剛聽到四位老師發表論文,我個人覺得收穫良多,這邊是有些問題可以請教,我想呂老師剛剛提出一些執行面的問題,可以等到將來我們在進行合併的時候,做為參考。

有關第一場劉教授在結論時,有提到一個建議,是否可以進一步做個說明,也就是在第四點可以建立一個地方的審議制度,來促進北北基合併的情況,所謂地方的審議制度,可不可以請劉教授進一步做說明,原本你的想法是什麼樣的情況?地方在什麼樣情況下,可以透過這樣的制度,促進北北基合併的進行?

紀老師提到很多想法,我覺得基本上跟以前不太一樣,我個人是覺得收穫良多,不過他也指出國土規劃法在立法院這邊放很久一直沒有進行,國土規劃基本上是一個上位計劃,基本上是要透過中央的角度去思考,然後去做規劃,循序推動,呼應剛剛我提的問題,用地方的審議制度,來推動問題,是中央本身他有國土規劃,但是在國土規劃法又擺在立法院,遲遲不能通過的情況之下,紀老師提到說我們是不是有其他方案,逐步去進行,所以提出了地方治理,透過合作最後是不是可以水到渠成,促成大格局的合併,我這邊的問題,想要問的是紀老師曾經在地方和中央都擔任過相關業務首長,對相關事務相當熟悉,對剛剛提出的議題,可不可以再為我們做深入的說明。

你的看法,是不是在目前這個情況之下,所謂的北北基的合併,基本上要用循序漸進的方式去進行?方式可能先透過治理的方式,或透過一些區劃的式,最後才達到整個城市的合併,我這邊提出以上兩個問題。



主席林晉章:

謝謝黃副主委,等一下請呂教授紀教授來作回應,我們今天還有財政局陳志明副局長在座,我們紀教授有提到產業聯盟的構想,而且今天才看到我們台北市創稅能力那麼高我們請陳副局長來說明一下。



陳志銘﹝台北市政府財政局副局長﹞:

謝謝主席,還有在座的三位教授,台北市的王議員,基隆市的秦議員,以及在座的各位先進!

我想剛剛聽完了四場的簡報,也讓我回想到六月二十三號的那一天,剛剛高教授紀教授都有提到,在九十八年六月二十三號,內政部召開直轄市跟縣市改制審查會議,個人也有幸,曾經參與過這樣一個地方自治改制的一段歷史。

當時通過了台北縣台中縣市,跟高縣市合併升格改制為直轄市,其他縣市則是過幾天才拍板定案的,剛剛紀教授有提到當年,在討論台北縣升格時,事實上是有為北北基留下一個伏筆,就是說在當時的地方改制,是基本上是採取由下往上機制,所以當時有留下在會議記錄裡面,留下一個北北基如果地方有這樣的意願,也達成共識,基本上也可以來共同提案,來提一個合併改制升格。

這樣一個機制剛剛如同黃副主委提到國土規劃的這件事情,依照行政院經建會,也就是現在的國家發展委員會,他在九十九年也提出了國土空間策略規劃報告,它裡面的內容其實也可以了解台灣未來的走向,會朝三大都會區這樣一個規劃模式。

北部都會區部分,北從基隆南到新竹,基本上是朝向建置一個超過一千萬人口大型的都會城市,今天我們先聚焦在所謂北北基談合併這樣一個事情,在北北基的一個規模人口可以達到七百萬,佔台灣整個人口將近三分之一面積,可以達到2457平方公里,整個國土大概是百分之十五,這樣一個規模我們要跟東京首爾上海來相比的話,還是不夠的,相較來講拿我們跟香港跟新加坡來比,就超過他們。

剛剛紀教授有提到台北市創稅能力,這一塊其實如果以北北基三個地方稅收,佔全國稅收是百分47.7,快要佔一半,剛剛他談到創稅包括國稅跟地方稅,在國稅佔好幾千億地方稅只有一千多億,待會我會來談財政收支劃分議題。

長期以來談創稅,中央對地方的一個態度,就是集錢和集權,這樣一個概念,尤其在五都之後,台北市的統籌分配款,就會和其他升格的直轄市,做一個重新分配而減少,再加上今年桃園又要升格,變成一個六都的形式。

上禮拜我去財政部開過一個統籌分配稅款會議,每個五都再加上包括桃園以及其他的影響,剛剛主持人也有談到地方自治這件事情,也就是說整個北北基合併以後,如果說對於地方創造的財源,有沒有機會做一個完全的自主?這是一個城市,他未來可不可以在這個區域城市或全球城市有沒有競爭力?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

除了做一個行政區域的整併,財政上有沒有機會,做一個獨立自主,尤其在目前的話,跟財政有關的像公共債務法、財政收支劃分法、中央統籌稅款分配辦法,這三大法案有沒有機會給直轄市更多的獨立自主的空間。

如果在這樣一個法規沒有一個大幅變動的情形下,就算地方通過合併,就會面臨剛剛呂教授在簡報中提到,像政務支出社福支出債物支出,其實三個縣市是完全不一樣的結構,那就會產生一個差異性的問題,因此剛剛提到的三大案,如果沒有做一個大幅度的修正,光是地方合併,在財政上可能會面臨一個比現在更嚴重的問題出來。

因此,有關地方跟中央這一塊,還是要跟中央談一下,在有關財政收支劃分的部分,有沒有機會因為已經變成一個較大的直轄市,來做一個局部的修正和調整,那這樣的合併,才能夠有辦法提升北北基的區域競爭力,尤其在整個合併的部分,因為北北基整個城鄉的發展,畢竟還是有差異,當地方沒有足夠財政的前提下,平衡城鄉發展這件事,永遠存在,那就沒有達到一個合併的實質的意義。

因此我們會比較建議,如果光從財政的觀點來看這件事情的話,不只是只有所謂行政轄區的合併,相關配套的法規,剛剛提到的公共債務法、財政收支劃分法、中央統籌稅款分配辦法,這一部分都要做一個調整,以上是我的淺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