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30) 淺談公投法與實踐之光與影


楊子敬(台灣地方議員聯盟智庫兼職研究員,政治大學法律研究所)


於今年8/28日,涉及到桃園藻礁以及中油天然氣三接站的存廢公投案以及核四重啟與否的公投案即將舉行,此外,仍在聯署階段的「萊豬」以及「還我公投」等案,亦如火如荼的進行中。不難可以看出,自2018年公投綁大選以來,公投作為一種直接民主的手段,儼然已經成為台灣在民主實踐上,極具重要性的手段。


惟,在公投的直接民主光環下,我們仍不能不留意到,可能將民主反噬之陰影。德意志聯邦共和國戰後第一任總統 Theodor Heuss 曾言:直接民主是對於所有煽動者的犒賞(Prämie für jeden Demagogen),即點出了公民投票作為直接民主實踐的手段,如果在人民沒有對於議題充分討論或了解,而僅將選票訴諸於被煽動情緒,則往往會產生對民主發展的不良影響。於2018年的公投綁大選的實踐上,「公投主文文義不清」、「看單方懶人包就去投票」、「公投內容是否違憲」等爭議上則隱含了如此的隱憂。


誠然,對於台灣的民主實踐而言,直接民主實踐上若干風險並不能做為將「公投」剝奪的正當理由,在此前提下,關鍵問題就在於,在公投的法制設計上應如何降低風險並且最大化直接民主的效益?


對於公投的法制設計,若先從程序面向來考慮,為建立良善的直接民主,在程序上,對於公投提案之審議以及投票公告期應延長,使社會對於公投之提案有縝密的討論;此外對於公投提案之內容,也應該在提案階段力求明確且確定其法律效果。以瑞士為例,一件公投從提案到最後交付投票,平均要花超過40個月的時間,即總耗時將近3年。


由此觀察2019年主要針對程序面向的修法,修正規定兩年公投一次、延長公民投票提案審核期間至60日、延長公投公告期間至90日。雖然相對於舊法在連署通過後1到6個月必須要辦理投票,新法看似將投票期間拉至兩年。但因為這個兩年一次,係為固定的日期,若於可以公投的該年度才開始連署,在算入審核以及公告期間,則仍然會產生連署期間到公投日仍短的問題(如藻礁公投等案),而僅產生與大選脫勾的效果,仍無法避免2018年社會未充分討論之問題。


此外關於公投提案的明確性以及拘束性之問題,亦未本次修正之重點。學者廖元豪即指出,美國部分州的州政府會提供公投提案人法律諮詢,協助提案人把題目釐清題意,以利公投之進行,此足作為將來我國在修法上之參考。


再者,若考量到公投的實質層面,在我國實踐上的爭議莫過於「人權可否公投?」,精確點來說,即為公投主文以及其拘束的效果可否違反憲法上包括基本權以及基本國策條款等保障?蓋公投之性質,可以區分為法律行為跟政治行為,先不論不涉及到法律創制複決的政治行為,在法治國的原則上,因公投法所為之公投,係屬於法律位階的層次,其創制或複決的結果,當然不能違反憲法上的若干要求。


但進一步要問,應由誰來審查?究竟是憲法法院亦或是中選會?本文認為,若一概留給大法官解決,不僅緩不濟急,亦可能產生人民對公投結果與違憲審查制度之不信任,蓋在憲法之拘束力下,就算是行政機關亦有「依憲行政」之義務,在公投審議委員會廢除後,對於公投案的審查,固不應對於其實質內容為審議,但在「依憲行政」要求下,中選會仍應有針對公投的拘束力是否違反憲法做出決斷之義務,若有爭議,亦保留提案人行政救濟之空間,從而針對公投可能造成的違憲疑慮,特別係在公投主文明顯違憲的事件中,中選會自應勇於承擔其憲法上之任務。


綜觀我國目前公投的實踐,固然在公投案的百花齊放下,看到了民主的「光」,惟在歷史長流中,直接民主的「影」,卻可能造成民主的覆亡。面對這把雙面刃,吾人要做的不是把劍折斷,而係應在公投法之程序與實質中,不斷琢磨與修正,方能真正實踐之直接民主。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會任何立場,目的只是希望引導大家交流討論,也竭誠歡迎回饋: Star89037@gmail.com)

 

 


(2021.03.23)  淺談新聞媒體議價法


王亭勛台灣地方議員聯盟智庫兼職研究員、東吳大學政治系學生


今年(2021年2月25日,澳洲議會正式通過《新聞媒體與數位平台強制議價法》,成為第一個要求科技公司針對其平台上使用的新聞內容支付費用的國家。此舉動被視為針對當前兩大數位平台的龍頭谷歌(Google)與臉書(Facebook)。當地媒體因為廣告收入分配不均的原因,便遊說政府通過法案,要求當前的兩大數位平台必須額外給付費用給新聞媒體。


Google和臉書原本皆持強硬態度,揚言若強制要求他們付費給媒體,就退出澳洲市場或取消澳洲地區的服務。隨後Google考量到將來各國可能都會效仿澳洲的做法,且經調查後發現Microsoft的搜尋引擎也確實有取代他們的實力,屆時Google將失去其搜尋引擎龍頭的地位,便決定軟化當初強硬的態度,與當地的媒體達成協議。


相較於Google的妥協,臉書在法案通過後限制澳洲地區的使用者分享或觀看新聞內容,導致當地官方網頁停止運作,極為不便。後來澳洲政府不堪其擾,同意修改法案,臉書才恢復澳洲平台的新聞頁面。


然而為何澳洲通過新聞媒體與數位平台強制議價法會受到全球的關注?事實上歐盟在2019年4月通過的《著作權指令》已經要求包括臉書或Google等大型科技平臺(或稱網路守門人)必須因使用新聞內容而付費給出版商。但因為出版商與大型科技業者之間的談判卻經常屈居弱勢,導致該法條並未發揮其作用。


與歐盟不同的是,澳洲政府除了要求大型科技平臺付費給與出版商之外,更賦予獨立仲裁員有權判定臉書和Google與新聞媒體達成的付費協議是否公平,以確保這些科技業巨擘不會利用網路廣告市場霸位來主導協議條件。換句話說,澳洲政府透過國家公權力介入Google與臉書的經營模式,使其利潤受到影響,而這樣的作法獲得全球各國的關注,表示有意效仿澳洲的做法,加拿大便是其中之一。


儘管各國政府仍處在觀望的階段,新聞媒體議價法仍有許多問題值得我們探討。其中最關鍵的問題在於國家與科技龍頭之間的戰爭是否有正當的理由。坦白說,新聞媒體與數位平台之間的關係可說是魚和水,彼此之間極度的依賴。新聞媒體可以透過在臉書上發文得到更多的訂閱者、流量以及廣告收入,臉書也能因為新聞媒體得到更多的使用者。在這樣的關係下,國家主動介入要求數位平台要付費給新聞媒體實在不太恰當。


再者,當國家賦予獨立仲裁員權力裁定付費協議是否公平時,「公平」的標準又是如何被訂定出來的呢?尤其當前遊說非關說在政治領域上相當盛行的情況下,「公平」的標準是否會隨著主政者的不同而有所差異,是我們不可忽視的問題。最後,將來台灣是否跟進訂立這樣的法案,目前公平會的說法是先觀察、分析、研究,但不得不擔心的是,若最終決定師法澳洲,政府又有更大的權力能制衡新聞媒體。如此一來,媒體將無法發揮其「第四權」之功用。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會任何立場,目的只是希望引導大家交流討論,也竭誠歡迎回饋: Star89037@gmail.com)

 

 


(2021.03.18)  法治與法制


 楊子敬(台灣地方議員聯盟智庫兼職研究員,政治大學法律研究所


近日,中共「求是」雜誌刊載中國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署名文章,這篇題為「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道路,為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提供有力法治保障」文章。文中指稱,要「堅持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體系」、「堅持依法治國、依法執政、依法行政共同推進,法治國家、法治政府、法治社會一體建設」、「堅持統籌推進國內法治和涉外法治」等。


若先不討論何為社會主義的法治道路,而聚焦在「法治國」、「法治體系」等字眼上,吾人不禁要問,在中國大陸改革開放數十年來,是否在客觀上真的步入所謂「法治國家」?這個問題則涉及到一個既古老但又從未退燒的議題,即「何為法治」?


在西方法的傳統上,討論法治(rule of law),總是會與法制(rule by law)一併討論。這兩個名詞,在大方向上,皆是對於法律作為國家以及人民行動的準則的描述。但就如何作為行動的準則的實質內涵上,則有顯著的差異。就後者來說,從 rule by law 的字義上,明顯的係在指涉客觀上,國家與人民的行動有法律的指引。


而在這樣的指引上,並不具有實質的內容,僅是一種有法律統治的狀態。是故,「法制」作為一種在客觀上有法律統治的狀態,放諸當今各國,皆係所謂「法制國家」。更極端的說,在德意志第三帝國時期,納粹黨人於1933年通過「解救人民與帝國苦難法」(Gesetz zur Behebung der Not von Volk und Reich)後,一系列的暴行皆係透過各式各樣的法律為之,故納粹政權也當然屬於「法制國家」。


而從歷史上的演進觀之「法治」的概念發展,則係對於「法制」的反省。其強調法律不僅是作為政府與人民行動的工具,更是強調政府在干預人民時,必須要以法律作為政府治理的約束。這樣對於治理的約束,德國聯邦憲法法院院長 Hans Jürgen Papier 則提到,當代法治國之核心在於對於憲法基本權的保障以及憲法裁判制度之建構,也就是說,「法治」的「法」不是始於法律,而是更高位階的憲法,且其核心任務在於保障人民享有得以對抗國家權利的基本權,這樣的制度則憑藉著國家對於憲法裁判權的臣服來建立。從而在這樣對於法律治理的實質概念下,除了成文憲法中的基本權清單外(如人身自由、居住遷徙、言論自由等),發展出了國民主權、權力分立、法律優位與法律保留、法律明確原則與禁止溯及既往、比例原則等概念去約束國家對於人民權利的干預。


由此,若我們先觀察解嚴後的台灣社會,在過往被凍結的憲法基本權清單,透過多號的大法官釋字去確認了國家干預人民權利的界線,以及發展出若干重要的法治國原則,晚近則更擴張到未列入基本權清單的概括基本權(隱私權、同盟自由權、健康權等)。具體的將憲法上的權利保障落實到人民的生活中。相對的,中國大陸的現狀,雖然具有憲法,但在實踐上,究竟是「憲法」高還是「黨」高?恐令人生疑。


可以確定的是,相較於中國大陸,台灣社會業已步入「法治」的道路上。但,「法治」的實踐,係為一個動態的過程,隨時都有走回路的可能,例如政府在防疫的手段上,在沒有建立良善的法律授權下對於人身自由的干預或在假新聞爭議上對於言論自由管制手段,皆存在著「法治國」被削弱的可能,吾人則不可不慎。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會任何立場,目的只是希望引導大家交流討論,也竭誠歡迎回饋: Star89037@gmail.com)

 

 


(2021.03.19)  民主、民粹大不同!


梁豐綺(台灣地方議員聯盟智庫兼職研究員、台灣大學政治研究所


在選舉期間或政策辯論時,常會聽到政治人物互相指責對方太民粹,只懂得煽動大眾的情緒,不會腳踏實地認真做事。然而,這樣對「民粹」一詞的用法其實並不甚準確,且可能使民眾難以分辨「民粹」與「民主」之間的區別,從而有礙民主政治的運作。畢竟,如果這兩個詞彙都只是在追求「以民意為依歸」,我們似乎就不能在堅持「民主」的同時卻又對「民粹」加以譴責。


事實上,「民粹主義」在出現伊始確實是相對於「菁英主義」,泛指「政治必須遵照人民的偏好」,是個中性名詞;到了近代,才逐漸被賦予負面的意涵,而且左派和右派都會被形容民粹。因此,關於「民粹」的準確定義,其實連學界都莫衷一是,也難怪政界和民間多有誤用。然而,一般認為,民粹主義者往往具備「反菁英」和「反多元」兩項特徵;他們會將社會簡單劃分成菁英與人民兩派,然後個別貼上腐敗和道德的標籤,進而聲稱自己是在代表「道德的人民」對抗「腐敗的菁英」。


儘管這種說法看似是仗義執言,但實際上卻是漏洞百出。首先,民意不可能是一致沒有分歧的,民粹主義者所宣稱代表的「人民」,通常是排除了少數群體(如移民或少數族群)、及持有不同意見的人(即使佔了多數)的聲音。其次,民粹主義者「道德」與否更不該是他們自己說了算,尤其是在被要求提出他們指控對手的直接證據、或說明他們的具體政策時,他們往往又會以「這些質疑都是腐敗菁英的陰謀」避而不談。再者,他們基於自行賦予的「正當性」所建立的不容他人質疑的地位,甚至比「腐敗的菁英」更可懼,因為任何反對他的意見都會被歸類為企圖危害大眾利益的立場,從而遭受打壓。回顧歷史,希特勒的崛起、乃至種族滅絕的悲劇,便是源自於當時德國多數民眾不加思索的支持、以及對少數群體權利的漠視之「多數暴力」。


與之相反地,「民主」的宗旨在於鼓勵多元價值、及不同意見間的溝通。在真正的民主社會,每個人都享有思想與言論自由,所以民意本來就是紛陳的,沒有人(尤其是掌權者)能宣稱代表全民意志,更不能藉此壓迫異己。因此,只要拿得出充分的證據、說得出嚴謹的道理,權貴便可以受批判,主流也可以被檢討,而弱勢則可以得到保障。事實上,縱使選舉最基本的原則是「票多的贏、票少的輸」,但選舉所欲達成的民主之最核心的精神並非「少數服從多數」,而是「多數尊重少數」——這也是為何民主國家處理法律爭議,不會開放給網民投票表決,而是交由司法體系根據法治精神做出公正裁決。總之,無論是政治人物或公民,在面對相左意見時,能做的就是尊重、溝通、以及自省。如此,民主社會方能在兼容多元意見的活力下,持續保有團結一心的力量!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會任何立場,目的只是希望引導大家交流討論,也竭誠歡迎回饋: Star89037@gmail.com)

 

 


台灣地方議員聯盟理事長王威元(新北市議員)、榮譽理事長林晉章及全體成員祝福您全家2021年新年快樂。


 


(2020.11.06) 由中國地方自治學會主辦,本會與銘傳大學公共事務學系等單位合辦的「2020後疫情時代地方發展與公共治理國際學術研討會」於2020年11月06日在銘傳大學基河校區舉辦。本會榮譽理事長林晉章應邀參加當天由銘傳大學公共事務學系客座教授暨中國地方自治學會理事長紀俊臣理事長主持的圓桌論壇。

  

今年圓桌論壇主題是「修憲與地方制度」,計有四大討論題綱:

一、「地方自治團體包括直轄市、縣(市)、鄉(鎮、市)及直轄市山地原住民區在憲法增修條文明定」;

二、「地方民意代表婦女保障名額改依性別比例(1/3或1/4)規範」;

三、「直轄市山地原住民區享有財政自主權之憲法制度性保障」及

四、「行政區劃分法制化由地方制度法合一立法」。

 

本會榮譽理事長應邀與談時,以其曾為台北市議員的多年經驗,特別提出當年台北市議會在面對地方自治法規訂立比中央行政命令還嚴格時,台北市議會如何與中央應對的經驗與與會者分享,林榮譽理事長的精彩演講內容,敬請點連結以觀全貌。

 

參與討論的其他與談人分別是新北市洪孟楷立法委員、內政部民政司林清淇司長、國立政治大學法學院詹鎮榮副院長、東吳大學法律系陳清秀教授、國立空中大學公共行政學系李允傑教授、桃園市政府民政局陳靜航局長、桃園市楊進褔議員及臺中市李中議員,大家踴躍發言,一起探討修憲與地方制度之間的關聯。

 


(2020.10.23) 2020台灣公共行政與公共事務系所聯合會(TASPAA)年會暨國際學術研討會-2020的新世代願景「全球在地化公共治理的傳承與創新」在2020年10月23日圓滿落幕。

 

本會此次邀請多位議員一同參與本聯盟2020年會以及本會和台灣地方治理研究學會自組場次申辦的「地方議會的開放課責論壇」。藉著這樣的場合,讓學術界和實務上能夠互相交流與學習,為台灣更好的社會共同努力。

 

下圖為與會議員合照,前排左起依序為洪浩原議員(南投縣)、蔡惠婷議員(新竹市)、林彥甫議員(新竹市)、廖先翔議員(新北市)、王威元議員(新北市,本會理事長)、林晉章(本會榮譽理事長)、黃捷議員(高雄市)、蔡筱薇議員(台南市)、李啟維議員(台南市)、廖子齊議員(新竹市),後排左起依序為陳怡珍議員(台南市,左3)、高閔琳議員(高雄市,左5)、陳秋政教授(東海大學,右4)、丁仁方教授(成功大學,右3)、蔡金晏議員(高雄市,右2)、林于凱議員(高雄市,右1)。


相關影音連結


 


(2020.10.14) 外交部NGO國際事務會為表彰我國民間團體參與國際交流及活動傑出貢獻,特舉辦「109年外交部非政府組織國際事務會表揚傑出貢獻民間團體」評選活動。


本會此次報名參加公共政策項,已於日前提交報名表及參與國際交流及活動具體事蹟表(敬參連結內容),本案經外交部評選後,已接到NGO國際事務會通知獲選為貢獻卓越民間團體,並被邀請參與十月十四日「外交部非政府組織國際事務會20週年茶會」活動,將於當日表揚本會長期積極參與國際交流活動、協助臺灣國外交空間拓展並提升國際形象之貢獻,本會王威元理事長及林晉章榮譽理事長代表前去受奬。獲此佳績,特與10年來參與本會各項活動的學者專家及地方議員共享榮耀,感謝過去有您們,也期待以後繼續有您們的支持。




 


(2020.09.10) 外交部非政府組織國際事務會(以下簡稱NGO國際事務會)為表彰我國民間團體參與國際交流及活動傑出貢獻,協助拓展我國外交空間,特舉辦「109年外交部非政府組織國際事務會表揚傑出貢獻民間團體」評選活動。NGO國際事務會將國際交流及活動之評選類別分六大項:公共政策、醫療衛生、人道援助、社會福利、環保永續及體育文化等。


本會此次報名參加公共政策項,已於日前提交報名表及參與國際交流及活動具體事蹟表,盼得佳績,與10年參與本會活動的學者專家及地方議員共享榮耀。

 


(2020.04.25)由台灣地方治理研究學會主辦,由台灣地方議員聯盟、公民監督國會聯盟、全國地方議會監督聯盟、臺北市立大學社會暨公共事務學系與中華政府與公共事務學會協辦的「地方議會的監督與發展」,邀請到臺大政治學系趙永茂名譽教授、公民監督國會聯盟張宏林執行長、東海大學政治學系沈有忠教授、台灣地方議員聯盟林晉章榮譽理事長、新北市戴瑋姍議員、台中市黃健豪議員、苗栗縣曾玟學議員,一起探討對於地方議會的監督與發展的課題。 台灣地方議員聯盟前理事長、前台北市議員林晉章先生亦應邀與談,以其多年做為議員,對於臺灣的地方議會及地方治理的發展,進行深刻的討論與分享。


相關資訊,請上「亭仔腳ㄟ地方治理」官方網站(網址:https://localtw.org/)查詢。全部活動內容,請連結「地方議會的監督與發展」直播座談

 


(2019.12.09) 由「台灣地方議員聯盟」(TCF)主辦,「全球地方議員論壇」(GCF)協辦的第四屆「亞洲地方議員論壇」(Asian Councils Forum, ACF),已於2019年12月7日在台北市議會成功圓滿完成國際會議。開幕內容



本次論壇以「開放時代與地方創生」(Open Era & Local Revitalization)為主題,所謂地方創生(Regional/Local Revitalization)則是以區域共生協力的概念,致力於問題解決、需求滿足、啟蒙創新於一役,舉凡是高齡少子化、長期照顧、地方產業、文化傳承等議題,都希望由下而上、由點而面、協力包容地共同面對。


今年的大會專題演講,邀請國家發展委員會主委陳美伶演講,她的演講內容豐富,流暢地詮釋與闡述挽救人口危機、均衡地方發展的政策目標與執行方案。在臺灣,為面對我國總人口減少、人口過度集中大都市,以及城鄉發展失衡等問題,已由國家發展委員會負責統籌及協調整合部會地方創生相關資源,並以2019年為地方創生元年,希望變成「全民運動」,大家凝聚共識,積極協助各級地方政府共同推動地方創生工作。(演講內容 

 




當天早上的另一場次則是邀請所有國外會長、首席代表以其自己國家的經驗,透過中英文及中日文的同步翻譯跟來賓分享他們看法與執行結果。演講內容 


下午的7個場次分別探討「議會政治與開放政府、地方創生與人才培育、地方創生與文化創新、地方創生與民間活力、地方創生與產業發展、地方創生與社區治理、地方創生與府會協力」等具體議題。與會者在每一場的討論都很盡情參與討論、彼此激盪構想。今年7場次與會專家學者及議員的人數,特別是年輕一代的議員出席者眾,都創歷年新高,很多各縣市的年輕議員都是主動報名參加,他們都表示參加這樣的研討會對他們都有很大的收穫,紛紛表示來年能繼續參加。(7場次內容在下方連結)


本會理事長王威元在閉幕典禮致詞感謝多位跨區跨黨派的議員,打破區域疆界,打破黨派的限制,打破很多黨派的藩籬來參與,這就是我們的開放時代。7個國家的國際議員共同來參與,共同在台灣參與亞洲地方議員論壇,這就是地方創生的精神。本屆地方議員論壇,是雙北合作的具體展現,第一天論壇,在台北市舉行,第二天城市參訪在新北市來舉行,讓我們雙北合作,從交通、捷運、環保進展到國際論壇,締造了雙北合作的新紀元,期待大家可以很快再次相見。



最後隨著第B-4場「全球地方議員論壇籌備大會」的順利進行,由出席國家的首席代表簽署聯合聲明,第四屆亞洲地方議員論壇會議終於成功圓滿結束。B-4會議內容會議紀錄



我們將下午7場次各場主持人所做的總結整理列述於后,歡迎點閱指教。


第A-1場:議會政治與開放政府(主講人陳立剛教授簡報檔)

Session A-1: Parliamentary Politics & Open Government(會議逐字稿

 主持人丘昌泰教授的總結內容(元智大學社會暨政策科學系)


第A-2場:地方創生與人才培育(主講人朱景鵬教授簡報檔)

Session A-2: Regional Revitalization & Talent Cultivation(會議逐字稿 

主持人蘇彩足教授的總結內容(臺灣大學公共事務研究所)


第A-3場:地方創生與文化創新(主講人李明岳處長簡報檔)

Session A-3: Regional Revitalization & Cultural Innovation(會議逐字稿

主持人紀俊臣院長的總結內容 (銘傳大學公共事務學系、社會科學學院院長)


第A-4場:地方創生與民間活力(中英文會議逐字稿 )

Session A-4: Regional Revitalization & Civil Vitality (中英文會議逐字稿)

主持人林崇偉先生的總結內容 (國立交通大學建築研究所研究員、众社會企業創辦人)


第B-1場:地方創生與產業發展 (主講人林峻丞先生簡報檔)

Session B-1: Regional Revitalization & Industrial Development(會議逐字稿

主持人孫煒主任的總結內容 (國立中央大學法律與政府研究所特聘教授、國立中央大學社會責任辦公室)


第B-2組:地方創生與社區治理 (主講人廖嘉展先生簡報檔)

Session B-2: Regional Revitalization & Community Governance(會議逐字稿

主持人江明修院長的總結內容 (國立政治大學公共行政學系、國立政治大學社會科學學院)


第B-3場:地方創生與府會協力(主講人趙永茂教授簡報檔)

Session B-3: Regional Revitalization & Executive-Legislature Collaboration (會議逐字稿

主持人章光明教授的總結內容(中央警察大學警政管理學院)


2019年度論壇全紀錄(逐字稿) 


 (2019.06.26) 第四屆「亞洲地方議員論壇」(ACF)即將於2019年12月在台北市舉辦。

進一步會議訊息將陸續公布。

時間: 2019年12月6-8日三天

地點: 台北市議會

主辦單位: 台灣地方議員聯盟台灣地方地方民代公益論壇 


第一頁
1
2
3
4
最後頁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