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 ~ 43 頁


主席林晉章:


謝謝王正德,我們為了辦這個活動,去看過新北市和基隆市議長,他們的看法和你的有一點相同,因為新北市剛剛升格為直轄市,你要他們去投票表決,把他們跟台北市合併,將來就很多的議員就很難選,所以才會有提出來區議員的組織。


但是新北市議長,很明確地跟我表達他不太贊成這一部份,至於基隆市長,他提出來的看法,跟紀教授剛剛提出來的看法蠻一致的,所以等一下我們楊實秋議員會來,我們是不是先請基隆市議員秦鉦秦議員。



秦鉦﹝基隆市議員﹞:

謝謝今天我們承辦單位林議員,還有各位教授,台北市的兩位議員,還有新北市的各位長官,基隆市的張參議。

今天很難得有這個機會,來參加這個北北基的座談,也是攸關我們基隆市未來的生存和發展的座談會,在北北基合併的座談中,我們基隆市人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所謂期待,是希望合併帶給我們未來發展一個走向,要說受傷害,就是依基隆生存條件是不是有那麼好的發展,這就是兩者之間的矛盾。

剛剛王議員所說的所謂城市的發展,北北基的合併是一個非常大的工程,在短期之內很難去呈現出來,但是以我們基隆市來講,我們曾經在去年2012年十月,有一個民調說,我們贊成和新北市合併,說有七成,結果造成地方很大的反彈。

所以反彈不是說新北市不好,我們認為新北市剛剛升格為直轄市以後,他們因為幅員遼闊,他們要就近建設新北市的未來,可能沒有力道照顧到我們基市,這是我們第一個想法。

還有第二個想法,他們新北市市政府是在板橋,我們要辦事,要跨區到新北市去,這是交通上不便利的問題,這是我所疑問的,但是我們反過來想,你基隆市要跟台北市併,怎麼可能中間卡到汐止這個區塊,還有瑞芳貢寮這個區帶,那新北市怎麼可以說把汐止單獨拿掉,跟台北市來併呢?我想這是大家心中的一個疑問。

但是我基隆市的一個期待,假設北北基短期的工程無法實現,他為了基隆市未來的生存發展,我們是期待跟台北市來合併,因為台北市合併,對基隆市有利,我們基隆市目前發展一個空窗區的藍帶,可以讓台北市來做區域的發展,怎講,你發現台北市過去的內湖南港松山一直過來,一直到了汐止,你們台北市沒有區域再擴展,那就是併進來,把我們的北五堵七堵八堵這一塊貨櫃場區,提供台北市的區域發展,讓台北市成大台北都會區領頭羊,是非常有空間的展現的機會。

雖然我們很期待,假設中央政策短時間要變的話,假設北北基不可行的話,那我們希望有雙子星的策略,跟台北市來合併,大家相輔相成,這樣台北市有經濟發展的能力協助發展基隆會比較快速的,我們不會擔心新北市因為幅員遼闊,要照顧他的基層建設,可能鞭長莫及,無法及於我們基隆市,這是我們思考的問題。

還有我們基隆市還有一個所謂港的問題,假設今天我們能跟台北市合併,港市合併的問題就可以解決,假定我們今天還是不能和台北市或未來北北基合併的話,港市合一的問題永遠存在,我們基隆市不能得利,因為基隆市港的收益,高過於我們地方的收益,所以過去,我們基隆生存的要件,是靠港工捐這個區塊來支付地方的財政的收入,自從港工捐沒有了以後,變WTO之後,國際貿易沒有港工捐之後,我們基隆市少這個區塊,基隆市每年財政是入不敷出的,在這種情形之下,對我們基隆市很大的衝擊,所以在種種先天條件不足,後天條件失良之下。

我們基隆市假如真的要併,我們地方的心聲,還是希望跟台北市來併,那過去我在基隆也是強調,我們為什麼要跟新北市不併的原因,因為剛剛講過了,鞭長莫及,我們跟台北市併的原因,是我們有東西給台北市,我剛剛講過倉儲區域空地,或捷運到基隆,這個區塊的發展,都是我們台北市未來可發揮的空間。

基隆港未來可以做觀光港,因為商務港來講,現在整個海運的走向,不是小型的運輸的量,而是屬於全球的運輸量,所以基隆市的海港深度不夠,也因此才有台北港的發展出來。

我們假設在中央政策上來講,要區域劃分,個人站在我們多數民意的立場,來表達一下以台北市剛剛我們紀教授的方式來做處理,我想是比較好的,比較可行的。

大家講到一個民意代表的立場,民意代表是一個代議制度,既是我們地方發展的發聲者,但是也是地方發展的一個阻礙者,我們是代表民意去對政府做一個對應,來監督我們政府的施政,但是今天合併我們基隆市可能市議員沒有了,但是我個人認為為了我們基隆市未來的發展,以及後代子孫的生存條件空間,不能去考慮這個問題,而應該是對我們基隆未來的發展,以及對區域都會國家的發展去思考,所以我是認為在考慮這個問題上,不要去考慮民意代表的生存與否的條件,而是應該考慮基隆市和台北市,將來如何在國際城市中,有一個立足之點,才是我們思考的方向,這是以上個人的淺見,謝謝!



主席林晉章:

秦議員你是基隆哪一個區選出來的議員?


秦鉦﹝基隆市議員﹞:

我是安樂區。



主席林晉章:

各位如果有在安樂區的朋友要支持秦議員繼續連任。



秦鉦﹝基隆市議員﹞:

我這個政治也走了第六屆了,從里長到議員。



主席林晉章:

難怪對基隆市這麼清楚,剛剛講過,我們為了辦這個活動,我有去看過基隆市黃景泰議長,他要選市長,這樣看起來他們的看法大致都一樣,他有告訴我說,他有來看過台北市議會議長,就是表達跟你們完全相同的看法,非常謝謝!我們現在是不是請楊實秋楊議員,楊議員在議會和我同事二十幾年了。



楊實秋﹝台北市議員﹞:

晉章是我在議會二十多年來,最佩服的議員,大概全台灣要選出模範生議員,我可以在這裡做個見證,林晉章絕對是排在前三名,今天有這個機會,來談這個問題,我覺得剛剛我們這個秦議員很棒,我曾經討論過北北基是否合併,其實最大阻力,是來自飯碗問題。

秦議員剛剛說他不在乎基隆市議員名額減少,我們坦白講,一旦北北基合併,所有的市議員名額都要減半,就是說台北市議會的議員只剩下25席了,基隆市議會按照人口數大概只剩下3席,新北市大概也要減半,這是馬上就要面對失業問題。有沒有前例可循,有,我們立法委員從225席,減為113席是有過的經驗。

我認為北北基合併,對都市長遠的發展是有利的,否則的話,不會在全世界只有像台灣發生這樣的情況,我們提到每一年的跨年晚會,紐約就在時代廣場,雪梨是澳洲的代表在雪梨歌劇院,英國在倫敦塔,台北當然在101,可是全世界大概只有中華民國,可以辦33場跨年晚會,因為很簡單,你要辦,我基隆不落人後,反正花大家錢一起來比賽,在這個情況之下,我覺得合併好處,是在財源方面你必須要做個大刀闊斧,就是做人力的調整,否則的話,我七十八年,和晉章一起當選台北市議員的時候,中華民國只有兩個院轄市,就是台北市和高雄市及其他各個縣市,都只有一個簡任官主任秘書,在民國五十六年以前,全中華民國所有縣市只有一個簡任官,就是主任秘書。

五十六年之後,台北市升格了,到六十八年高雄市升格了,今天說實在的,我七十八年當選市議員,那時候,外界一般薪資跟現在基本上沒有差多少,大家可以看薪資比較表,可是簡任官的提升,所以為什麼大家說GDP的提升,從一萬塊美金提升到兩萬塊美金,大家無感,一個原因是集中在少數財團手裡,坦白講,另外一個就是我們簡任官太多了,這一下子過去三萬塊錢的,現在變八萬,而現在所有的薪資停滯在那堙C

所以如果我們沒有辦法去做,在合併的過程當中,你對不起,議員就少一半,另外在官員也要做調整,這是未來台灣,大家不得不承認非常嚴重的問題,大家老百姓,為什麼會覺得無感,這二十年來,我們從一萬塊美金,到現在兩萬塊美金為什麼大部分老百姓,一來過去25K現在22k,原因就是這些財富,我們不得不說的是一部份當然可能集中在財團的手裡,一部份就是因為變成薪資而這些薪資無法創造生產。

政府如果有一千億,有五百億是當年拿來做高速公路的做北迴鐵路的,他是創造的,可是一千億裡面有八百億拿來養公務人員,我們覺得大有問題,各位如果有興趣的話你去要全台灣各縣市人事表,做個最簡單的比較,就是簡任官的人數,和二十年前的簡任官的人數,作個比較,你可以發現現在簡任官,相當於軍中的將軍,大家都很清楚這種將軍,已經到氾濫的地步。

所以我今天覺得我們在面臨財政赤字困難,以後合併是很必要的,就是可以把一些層級做一些調整,但是相對來講,?敢做這種得罪人的工作,林晉章今天敢挺身而出,辦這樣的座談會,基本上我覺得我支持,合併的理由,第一個我們就必須可能面對,包括我在內,台北市議會議員就要減半,我們可能就要面對合併的過程當中,層級就要減緩,但相對來講,我們未來在財政負擔在花錢比賽過程,就比較不會造成我們今天財政越來越辛苦,所以我覺得晉章能辦這樣的座談會,繼續推展下去的話,未來可能的阻力,應該來自民意代表,馬上就面臨失業的問題,這方面可能是最麻煩的。

另方面晉章可能要持續在這方面,告訴大家,如果從中華民國長遠的發展來看,這合併可能也是無法避免的,謝謝大家!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