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 37 頁


紀俊臣教授﹝銘傳大學公共事務系﹞:


大會主持人林議員,台北市政府,新北市政府機關首長、副首長,各位議員,各位與會人員,大家好。

這次林議員規劃北北基發展問題與對策座談會,我有這個機會,來參加這個座談會,深感榮幸,以下我就北北基新區劃與產業聯盟之規劃與策略,這樣一個主題,就教於各位。

剛剛四位同仁提了一些問題,各位都知道北北基的發展,事實上正如剛剛高教授有提到,在九十八年六月二十三日,在審議新北市改制的問題時候,所提出來是希望北北基能夠合併成為大台北市,在九十八年六月二十九日,行政院研考會提出配合新直轄市的誕生,我們台灣分為七個大區域,北北基宜、桃竹苗、中彰投、雲嘉南、高屏、花東、金馬這七個生活區域。

這中間很重要的條件,就是要有一個區域的核心都市,我們北部地區就比較透明一點,因為北基宜,雖然宜蘭縣過去是屬於台北縣的部分,但是在民國三十九年九月八日,行政區劃成為單獨的宜蘭縣以後,宜蘭縣就和台北市也好,台北縣也好,關係就沒有那麼密切,當然因為高速公路開通,雪山隧道開通以後,生活圈的改變,這是一個事實。

但是從整體來看,我們還是比較傾向於台北市新北市基隆市合併的這個問題,所以變成一個生活圈的比較受重視,我在這篇文章中,雖然有提到宜蘭縣的部分,不過宜蘭縣他現在人口也好,人口密度,乃至於創稅能力,和其他幾個縣市比較起來,差距相當大,這是一個問題。

那台北市和新北市,在台北縣改制為直轄市以後,這個生態就改變了,就是說我們在講這個北北基的時候,最大的問題,可能也是台北縣改制的變化,所以在這裡特別提出來。

在現在的機制上,還有哪些問題?在區劃方面來講,我想雖然有所謂北北基的問題,但是就台北市來講,他的人口密度到三月底為止,他可以達到9894人,新北市是1927人,基隆市是因為他面積小人口密度有2822人。

但是從創稅能力來說,新北市雖然在全國排第二,但是他和台北市差距非常的大,台北市是6582億,新北市是1687億,將近有五千億的差距,基隆市就更不要講了,只有503億。

所以這個在規模方面,資源分配方面,都有很大的問題,我們面臨這樣的問題,到底怎麼樣處理?剛剛幾位教授,也都提出來他們的構想,當然都是希望我們這個北北基,有一個更好的發展,所以我在這裡提出來善治,就是希望有一個優質治理,如果從優質治理的觀點來看的話,大概和幾位提出來的構想蠻接近的。

第一個就是北北基合併的問題,北北基到三月底人口已經達到701萬人,面積當然我剛剛有講2457平方公里,人口密度大概是2856人,以台北市來講,目前最大的問題,就是人口密度太高,所以如果有這樣的改變的話,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不過剛剛我向各位報告,主要原因就是新北市他改制成直轄市以後,大家都知道寧為雞頭,不為牛後,何況她現在還不是雞頭,還可能是個牛頭,第二個方法,就是北北基重劃,而這個重劃,是怎麼樣來重劃呢?我在另一篇文章中有一個比較詳細的介紹,基本上,我是認為最有可能的,就是從新店溪和淡水河做一個劃分,也就是說新店溪以北的劃歸在一起,以南的新北市,淡水河以東是台北市,以西是新北市,這樣的結果,會使台北市的面積做一個調整。

當然這也有一個考慮到基隆市,是不是能夠併入台北市,而不是併入新北市,如果這樣一個設計,我們台北市的面積可以達到996平方公里,人口可以達到336萬人,密度到3301人。

相對來講,新北市他原來是有2000多平方公里,面積重劃以後,縮小成1320平方公里左右,人口從原來395萬人減少到322萬人,密度變成2426人,這個是一個思考,也就是說,如果北北基合併有很多人有一個顧慮,認為台灣36000平方公里的地方,有一個超級的大市,那可能有葉爾欽效應的問題。

如果有這樣的顧慮,那北北基合併就很難,再加上合併以後有關政治版圖的調整,一些政治人物在選區經營要受到很大的衝擊,這樣北北基合併就很難了,因為如此我們才提出重劃的考慮,然後還是維持兩個直轄市,基隆市就併入台北市,也許可以有更多的資源,可以讓它來從事建設,基隆市目前的情況需要一個更大的都市來協助他,這是一個考慮。

當然任何一個制度的配合,尤其是涉及到區劃的問題,比較敏感,我想大家也知道行政區劃法從民國八十二年,就送到立法院,到今天三進三出無法通過,因為立法院認為行政區劃法一旦通過,行政機關較有可能自行做行政區調整,因此就把它擺下來,所以說基於這個現實的問題,可能對做區劃調整比較不容易。

在這個基礎上,北北基還是要發展,我們提出來除了區劃之外,還有產業聯盟就是這個道理,北北基發展區劃的問題,在文章裡面也有了一個分析,如果在行政區劃有調整,和沒有調整,我們主管機關都應該有一些因應的策略。

尤其是在北北基現狀的情況之下,那麼我們尤其要有一個策略,因為這是現實問題,我覺得北北基是一個首都圈,首都圈就應該作為國家發展的一個櫥窗,
他的發展,將帶動國家的發展,尤其大家都很關心台灣未來發展的時候,我們怎麼樣來強化首都圈的經濟發展?


我們都知道,新北市他有一個台北港,雖然他是一個人工港,但是它的規模比基隆港大很多,未來基隆港如何來改造?如果能走向市港合一的話,目前基隆
港台北港他都屬於公司化,而且都隸屬於交通部,事實上,這兩個港口過去不屬於中央的,我們都知道在精省前,他都是屬於省政府的,所以要市港合一,應該並不是不可能的事,如果說市港合一的話,那首都的直轄市來推動這兩個港口的發展,對首都圈的發展,是有貢獻的。


當然首都圈現在的企業,也有一些問題,這些問題,因為我們今天要和世界結合,我們的企業經營,一定要走不一樣的路,首先就是要有社會企業的概念,
我們今天台灣的企業,在報紙上登出來的消息,幾乎都是一些不負責任企業的行為,企業主對企業的發展,有很大的影響,在旁邊的人需要給他鼓勵,至於產業聯盟的部分,我提出三個觀念。

第一個就是有機化的產業聯盟,各位知道北北基他的產業,其實都是在服務業方面,真正其他的產業,還要其他來配合,如果我們強調有機化經營,她就可以變成特色,這個特色我們可以展現在大公司裡面,這是有機化的產業聯盟。

第二個就是說新北市,跟台北市平行發展的基礎上,我們可以建構一個雙城化的產業結構,也就說現在五都產業,他不一定以台北市為核心,也可以新北市為核心,這樣可以減少運輸成本,同時也讓這兩個地方都發展起來,同時也可以形成一個既競爭又合作的發展,這個是一個思考。

再來就是我們北北基也要強調在地化的問題,我們過去的觀念,都比較注意全球化,事實上全球化你要出線是很難的,因為你不適應大陸事務,就算適應大陸事務,歐美國家也出來,在競爭上蠻激烈的,這中間要怎麼能出線呢?那就必須全球在地化。


所以說我們在企業經營方面,怎麼樣在全球在地化有特色,是眼前比較重要的,行政區劃的問題,雖然有幾個方案,不過必須在政治上有所配合才能達成,我簡單提出以上幾點,供各位參考,謝謝大家!



主席林晉章:

謝謝紀俊臣紀教授,他的報告資料第三頁,寫了一個創稅能力,我們沒想到,我們台北市創稅能力,能夠創到6582億元,我們今天財政局,好像也有代表在這裡。

然後我也看到紀教授,也提到另外一個思考,就是說雙子星的城市,把台北市和基隆市合併成為900多平方公里,然後市港合一,和新北市建立又競爭又合作的關係。

紀教授又提出全球在地化的觀念,尤其是他是從區劃和產業聯盟的部分來提起,我想我們第一階段就先到這邊,我們再度掌聲謝謝紀俊臣紀教授,剛剛到場的是汪志冰汪議員,現在我們就休息十分鐘,外面有準備茶點,我們預計在十一點二十分再繼續問題討論。

我們現在進行第二階段的討論,剛剛我們在第一階段,邀請了五位的教授,做一個論文的發表,現在第二階段,就是由與會的各位代表,也可以提出你的看法,或是你要請教我們幾位教授,對他們剛剛所提的報告,有沒有任何詢問之處?

每一位發言的時間,因為大概一個鐘頭的時間,到十二點半以前結束,中午我們在地下室備有便餐,歡迎各位一定要留下來。為了讓更多的人可以發表意見,每一個人以三到五分鐘為原則,如果你發言以後,方便將你的發言條,交給我們的工作人員,我們都有速紀錄會整理,如果你有書面的話,那更有助於我們處理,萬一你沒有足夠的時間供你發言,我們也歡迎你用書面來提出,像剛剛台北市政府民政局長,因為下面一個會他先行開,但是他說他一定會提供書面意見,我們都會整理一個會後的報告,所以請各位一定要來提供。

現在請工作人員發放一個資料,也就是我們論壇,要在今年的六月七號在這個會場,再辦一個比較算是一個小型的國際性論壇,到時候再歡迎各位踴躍報名參加。

補充介紹剛剛到來議會二十年的老朋友,楊實秋楊議員,松山信義區,他們今年都要競選連任,希望給他們多支持,讓他們都能連任,我們現在就讓大家表達意見,王正德好像舉手,他是我們國民黨黨團書記長



王正德﹝台北市議員﹞:

大會主席,我們議會資深的議員林晉章,還有與會的各位教授,以及今天與會的各位地方民代,還有民意代表,以及里長。

首先非常感謝我們晉章兄,地方民意論壇每次辦,我都會參加,因為我覺得非常有意義,而且可以提供集思廣益,當然今天的題目跟我們是息息相關,因為就是北北基,我是北市的民意代表,那我們秦鉦議員是基隆的民意代表,還有聽說待會基隆市的黃景泰議長會到。

實際上,我剛剛聽了幾位教授報告,我個人有一個感受,就是台灣的民主發展,我們民意代表,確實是發揮了很大的功能,可是同樣的民意代表在發展過程當中,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所以說民意代表如何拿捏?然後議會的合併還有區域的發展。

其次我聽了幾位教授,對我們北北基發表問題,對紀教授的第二個雙城提議,因為很多事情我們在改造的過程,過猶不及都不好,新北市跟台北市的差異,除了稅金,因為中央的溢助款,他面積那麼大,人口比台北市多,當然建設會弱,可是建設會弱的原因,也是他層級太多,我們台北市是直接台北市議會,沒有區議會,他們有鄉鎮代表,鄉鎮很多的建設,有的時候分得太細。

我個人認為現在我們台灣的民主發展,很多人認為很成熟,可是從上次的學運,我個人認為還是有待加強,所以有很多事情,循序漸進反而好,紀教授提到的,今天我們北北基如果能用雙城的方式,因為新北市剛剛升格為直轄市,你叫他馬上跟台北市合併,他也會認為我們沒有發揮,而且兩邊城市的治理,包括人口面積等等,所以我聽到紀教授的主張,我個人是蠻認同的。

當然也要透過基隆市的民意,但是曾經在我們中央座談會中,我有聽過基隆市長和民意代表,他們都認為基隆市能夠跟台北市併,當然就是紀教授這種講法他們也是認為,跟台北市這個區域做一個畫分調整,民意代表不要增加。

我個人一直反對民意代表增加,因為當北北基合併的時候,人家說像東京都的方式,要有區議員,說實在的效率一定會降低,你市長既然民選了,你有市級的民意代表,根本不用到區級的民意代表,否則每個區會很難,今天為什麼整合需要用市的資源,去支援到比較弱的區,做適當的分配發展?你現在台北市的資源六千多億,你馬上跟新北市合作,那台北市的居民一定會覺得,我們的公共建設將來一定要停滯,新北市也剛剛升格,他們認為你們過去都虧待我們,現在好了,剛升格,我們還沒有發揮,你就要合併,阻力會很大。

基隆是因為長期,尤其在新北市升格之後,整個都是弱勢,假如能配合兩強來做個改組,我想對基隆是個利多,以上是我從台北市的角度來看,每一個人都有他的角度,我個人做民意代表,也做了十二年,過程當中,我一直認為台灣的民主發展,民意代表的貢獻不錯,可是說實在的,我們的民主成熟,都還有待加強。

所以我希望在整個北北基發展的過程,能循序漸進,過猶不及都不好,我很支持今天馬總統在中央的改革,過程當中我認為未來台灣,不能只看六都,台灣是全體的,台北好,南部不好也沒有用。

我們不能只從北部看台灣,因為我讀南部學校,我很清楚南部的感受,今天一個地方小,財政小,相對就會被弱化,所以要適當提升,新竹縣市可以先合併,嘉義縣市可以合併,因為台南縣市都合併了,嘉義縣市不合併,行政機關過多,都在做官,老百姓當然是反彈,今天電腦資訊科技進步,效率當然可以提升,你多一個人,他每一個人都要表現一下官威,相對效率就會降低,你總是給他蓋個章也要十分鐘。

我個人認為,另外像鄉鎮民代表可以取消,不是說鄉鎮民代表會不好,其實現在直接民意已經可以訴求公民,民意公投都要提出來了,連總統都認為代議都要差很多,代議制度不宜過多,過去凍省,宋楚瑜認為凍省沒有他,台灣不能治理了,凍省之後一樣治理。

不是每一個人,一定要有他的職位,在以前區公所非要跑的,現在一個電腦電話就可以搞定,所以有些區級的民意代表,可以不要了,但是你又不能完全沒有民意代表,因為你沒有民意代表,行政官員如果ㄚ霸你沒有辦法監督,所以我覺得雙軌制,是非常好的。

所以在這個北北基合併過程當中,其實基隆市也沒有區議員,不管是北北基整個合併的過程當中,只要留市長和市議員,千萬不要合併之後,再增列很多區議員,那反而阻力更大,效率無法提升,所以在剛剛討論過程中,我是支持紀教授北北基要發展,用雙城的方式會比較適合,也比較循序漸進,也符合台灣的民主,因為台灣的民主進程,到現在都還要面對很多的問題,都競爭太強,然後你區級的民意代表過多,那個障礙和效率反而沒辦法提升,以上是我個人的見,謝謝大家!


Back to Top